Friday 05 August 2016 23:18

我为什么选择离开东京

「东京不是实现梦想的地方。东京是让人忘记自己没有实现梦想的地方。」

之前流行一部富士台月九连续剧,直译:“某天想起这段恋情一定会哭泣”,意译:“追忆潸然”

大学里最好的日本人女友和我说:“第一次和你聊了很久,后来看到你的名字的时候心里超级吃惊的,之前完全以为你是日本人呢。” 大二暑假在东芝实习,寒假在某家业界日本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公司实习后拿了入职offer,税后工资600万日元(约30万人民币),比日本大学应届生的第一年平均年收200多万高出一倍不止。 不出意外,今年应该就要拿到永驻资格,不需要再三年五年一次更新签证。

再不出意外,貌似在日本会混得又安稳又快活的我将会放弃offer,在三年内回国找工作。

看着身边认识的留学生,有些人钻破脑袋拼命“就活”(全称:就职活动,就是中文里的应届生找工作啦),也见过一个在我校读研的女孩子退学进了一家小公司只为了拿工作签证顺利留在日本。

日本多好啊,不,对我来说,是东京多好啊。你要我讲东京的魅力,在东京的愉悦生活,我能倒出上万字来描述日本是一个怎样高度发达的社会,他们是怎么样一个注重细节追求品质的民族,在这里生活为什么很少生气动怒,又究竟是怎样地值得享受。 一百万到两百万人民币足够在东京买下一栋家庭用小别墅;护肤品化妆品甚至连内衣服饰,淘宝上铺天盖地的日本代购;北京上海动辄五六百人民币的日料,同样的品质也许在这里只需要一两百。东京的话,哪怕是打工,法律规定的一小时最低55人民币的工资只要你足够努力,也能付得起房租养得起自己还能吃吃美味的烤肉自助甚至攒钱一年来一次出国旅行。 听起来,貌似比国内的北上广要容易生存得多了噢?(事实上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可是,若真的如此美好,只要你肯努力,大家都可以过上不错的平均生活,为什么《追忆潸然》的收视率创下了月九新低?

《追忆潸然》的故事线是由「上京(じょうきょう)」这条线展开的。上京,很好理解,类似我们常听的上京赶考,意思表示从东京以外的小城市来到东京,和中文里的「北漂」有那么一点异曲同工之妙是不是? 两个来自小城市的年轻人在难以生存的东京奋斗,一边被命运玩弄,一边为彼此的生活带来希望。听起来很棒啊? 我们来看看最近红火的日剧,今天不上班,doctor-X,〇〇妻,昼颜,最高的离婚,半泽直树,伪装夫妇……能够红火的电视剧,多半表达出了人类心底呼吁的愿望,或者是某种社会现象。因为现实里实现不了,所以,让我们在电视剧里过过干瘾吧。 只是,如果我们从来没有过梦想呢? 那么,就不会有共鸣了吧。 「东京不是实现梦想的地方。 东京是让人忘记自己没有实现梦想的地方。」 看到男配看似漫不经心地说出这句话时,眼眶一下就湿润了。 我们追这部剧会被每一集虐哭,一边哭一边点头说现实就是这样,但我们没有退路。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状态。

和一个不会中文,从小在日本长大的华裔女孩子聊起天,她一脸地忧心:现在中国的经济太可怕了,像过去日本的泡沫经济,一个接一个往下跳的人那么多,失败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然后皱着眉头提醒我,你要小心噢。在中国做什么,风险都太大了。 我读的高中算是重点高中,现在大学同学的整体水平在全日本也绝不算差。只是,真的是我的交友圈局限吗?中学同学聚会,和高中同学出去玩,在大学和好友谈心,这些人中都找不到一个有着明确的梦想的好友。尤其是中学高中,大部分都是家在东京,学校也在东京的人。提起将来,统一的茫然神情: “x酱,我好怕想将来的事情啊。” “我没有什么梦想,人生好可怕。” “大三了呢,得要开始找实习了吧,听起来好难啊。” “因为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现在想的是先考考公务员试试看。” “大一开始就陆续选过一些教师资格证需要学的课程,实在不行考个教师资格证好了。” ……

我在日本找不到梦想的存在,在这里,真的心怀梦想又肯以它为目标努力实现的人,仅仅是广阔无垠的沙滩上那么一握沙。 有梦想的人太多了,而把梦想扼杀在心底的人几乎和他一样多。 而没有目标,只是在茫然“努力”的人,更多。没错,就是非常鸡汤的那句话——你只是看起来很努力。不是说你在图书馆说看书三小时结果刷了两小时手机这样简单的道理,而是你真的看了三个小时书,却不明白为什么要看,这和你以后的人生会有怎么样的关联,你只是用行动上的勤奋来欲盖弥彰思考上的懒惰。

「这个月我一直有努力打工,工资有十六万日元呢,除去房租水电煤气电话费八万,啊,会有结余,去吃顿好吃的吧。」 「我上课从不看手机,都有努力听讲啊。」 「社团的事情真的超多的,又要带孤儿院里的小孩,还要给他们编写辅导教材。每周有五六天的兼职。我真的忙死了啦,都没有时间看最想要考的证的书诶。」 你真的很努力……

「大学毕业后,他决定在千叶县工作,我决定在东京工作,虽然距离不太远,可是看不到未来,所以我们决定在毕业前分手了。」 「你问我为什么退学?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惜。反正大学毕业出来后,也是随便找个公司拿着工资混日子咯,还不如现在就出来工作,我也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生活不过是这么一回事嘛。」 「虽然我很想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这样一看,现实真的太强大了,我也没有办法啊。人生就是这种东西,好好接受就足够了。」 现实真的很残酷……

这些都是身边真实存在的对话。 所以,在完全错误的方向拼命努力,认定了现实残酷梦想注定是梦想的日本年轻人里,会有几个爱看《追忆潸然》这样一部剧呢? 我是一个鸡汤少女,喝着毒鸡汤长大的。王小波写过:

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在二十一岁的黄金时代,你想要做什么呢?我对这句话的解读是,前两个是生存需要,我们活着,除了基础的感情归属的需要,生理需要,我们还得有个梦啊。 那,再卖个最基础的心理史小知识好了。在20世纪70年代前,心理学家们把驱使人们做出各种行为的原因归属于生理上的需要和奖罚,在那之后,他们通过某个著名的猴子实验发现了存在于个体内部而非依赖于任何外部力量的驱动——内在动机。 因为好奇,所以探索世界;因为求知欲,所以努力学习。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体验到的奖罚经验会逐渐扼杀孩子时期全盛的内在动机,内在动机一旦减弱,很难再次找回,这就是为什么人大了后的行动会越来越“利益熏心”。 但是,不因为做这些可以得到什么,也不因为忍无可忍的动物也有的生理需要,只是因为发自内心——“我想要去做这些事情!”“我想要成为这样的人!”“我想……”“我要……” 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是一件多么珍贵的事情。

我也很怕啊!我真的很怕很怕啊,未来的路完全看不清,身上背负的风险又是那么多。要毅然抛弃一条看得见人生尽头几乎一路舒适无风险的路径,选择北漂……突然边写这些边哭得跟傻逼一样。可是,唯一不同的是,哪怕我不知道今后我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会做着什么样的事情,我仍旧很明白,如果我再待在日本,再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我一定会变成现在的我十分十分讨厌的人。所以,我选择听从内心的声音。 我希望以后和我工作的同事会是懂得自己现在在做的工作的意义的人,我希望以后我的职场不会无趣到用职场氛围让我明明五点钟就可以做完事情偏偏要留到八点假装我在努力为公司奉献一切。(从这些意义上来说,之前实习的东芝是完全失格,第二家公司倒是很不错)我希望以后我需要打交道的人,他们的内心都有一些自己坚持的执着让我敬佩尊敬。我希望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我的一生都在不断成长。

最后必须讲一句,我很爱我的日本小伙伴们,他们都很棒,如果有人要结婚了,我是一定要飞回日本参加婚礼的。我也不讨厌东京,毕竟在这里生活了近十年,生活里的绝大部分都是开心回忆。 但是,是时候说分别了。

《夜航西飞》里有这么一段话,我非常喜欢:

如果你必须离开一个地方,一个你曾经住过,爱过,深埋着你所有过往的地方,无论以何种方式离开,都不要慢慢离开,要尽你所能决绝地离开,永远不要回头,也永远不要相信过去的时光才是更好的,因为它们已经消亡。过去的岁月看起来安全无害,被轻易跨越,而未来藏在迷雾之中,隔着距离,叫人看来胆怯,但当你踏足其中,就会云开雾散。